诺仕达别墅被拆损失或达百亿,仁怀灿父子女拥3张绿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楼市资本论”

有些人自己准备好了退路,就不管别人的生路了。

5月6日,生态环境部集中通报了一批典型案例,《云南昆明晋宁长腰山过度开发,严重影响滇池生态系统完整性》在列。

楼市资本论获悉,云南本土房企诺仕达集团涉嫌非法侵占滇池保护区、打擦边球进行房地产开发和造成长腰山生态功能基本丧失,被点名通报。

同一天,云南省委宣传部官微“云南发布”消息,5月6日,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主持召开会议,指出“生态环境保护是发展的前提,如果保护不好发展就是空话,就会断了子孙后路”。

根据昆明市最新通报,截至5月9日,位于滇池南岸的古滇名城项目长腰山片区,已拆除建筑27048.32平方米,占在建应拆面积的74.4%,计划5月30日前全部拆除。

在拆的诺仕达别墅

一手创办诺仕达集团并拥有3张海外绿卡的仁怀灿家族,敢3次顶风开发违规别墅,现在正处于风口浪尖。然而,自5月6日非法侵占滇池保护区等问题被生态环境部通报至今,其并未就生态环境部所指出的相关问题有所回应和官方表态。

有业内人士指出,涉事项目七彩云南古滇名城是个整体规划投资千亿规模的项目,已完成投资额就超202亿元。业内猜测,先后侵占二级保护区的604栋别墅估计都要拆除,涉及建筑体量50.5万方,按第三方数据1.3万元/㎡计算,总价值65.65亿元,考虑到对已售项目的赔偿及景区重建等,总涉及资金或达百亿。

在楼市资本论看来,受地产主业影响,仁怀灿家族事业的另外两驾马车茶叶、珠宝也将面临困境。

PART

01

诺仕达3次顶风开发滇池别墅

常言道,事不过三。这次诺仕达集团紧贴滇池开发的别墅项目被强拆,仁怀灿家族事业遭遇打击,一点也不冤枉。因为楼市资本论发现,这次省领导亲临现场的强拆也有着无奈,诺仕达集团侵占滇池生态保护区不是初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变本加厉。

第一次:顶风作案

2013年版《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规定:滇池一级保护区禁止新建、改建、扩建建筑物和构筑物;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只能开发建设生态旅游、文化等建设项目,禁止开发建设其他房地产项目。

2015年1月以来,昆明诺仕达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在长腰山区域,陆续开工建设滇池国际养生养老度假区项目。

2015年1月卫星地图显示,长腰山区域启动开发建设(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第二次:变本加厉

到了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指出,诺仕达集团建设的有关项目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诺仕达集团不仅没有认真吸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

在滇池二级保护区限制建设区违规开发建设房地产项目,打着健康养老产业的幌子,至2018年7月已建成167栋别墅,占地293亩,建筑面积10.8万平方米。

第三次:肆无忌惮

2018年7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再次指出诺仕达等一些旅游地产项目“打擦边球”。

然而,诺仕达集团更加肆无忌惮,在滇池二级保护限制建设区内又继续开工建设437栋别墅,共计占地1242亩,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据调查,这些别墅的房屋不动产权证“权利性质”一栏为“市场化商品房”,单套网签备案价在218万—2992万之间,并非对外宣称的健康养老项目,实际是以健康养老产业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

截至2021年4月,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沉督察发现,诺仕达集团的地产项目规划占地已达3426亩,约占长腰山总面积的92%,规划建设别墅813栋、多层和中高层楼房294栋,建筑面积225.2万平方米,已彻底将长腰山变成“水泥山”。

2021年1月卫星地图显示,长腰山90%以上区域已被开发为房地产项目,长腰山变成了“水泥山”(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终于,在中央督导组第四次指名道姓的督查公报中,诺仕达开发的别墅开始被强拆。

楼市资本论想说,诺仕达集团凭什么如此“豪横”,竟不把国家规定和中央督查组意见放在眼里,甚至两次三番的顶风违规。这就不得不让人想了解下,诺仕达集团背后强大的仁怀灿家族了。

PART

02

仁怀灿正处级下海干地产

父子女3人均持海外绿卡

楼市资本论了解到,这次被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点名的诺仕达集团,创立于1992年,是知名的云南本土房企,历经近30年发展,现主营业务涉及文旅地产、翡翠珠宝、茶产业、零售商业、国际酒店、餐饮娱乐、殡葬园林及健身等产业。这次被拆的就是隶属地产板块的“七彩云南·古滇名城”项目。

孙学佩(仁怀灿夫人)、仁怀灿外孙女、仁怀灿、仁剑媚

而诺仕达集团正是由云南知名富豪仁怀灿一手创办。天眼查显示,仁怀灿为诺仕达的法人代表及现任董事长。

公开信息显示,这个出生于1951年代的云南汉子,曾经参军入伍,做过部队电影放映员,当过电影队长,转业后一直在当地供销系统工作。1992年前后,他下海创业,成立诺仕达,并创建了七彩云南品牌。

诺仕达成立之初,仅是一家从事商业贸易的小公司,启动资金仅有五万元,所有员工加起来才7个人。公司虽小,但其影响力可不简单。回忆起创业史,仁怀灿曾对来采访的记者说:“那个时候我在云南省文化厅是正处级干部,就响应号召,成为第一批“跳到海里面”来的干部。”

果然,开业1个多月后,诺仕达就接了一笔2000吨蚕豆的订单。这一个订单,也让5万元起家的诺仕达,资产一下子变成了30万。

仁怀灿的人脉不仅为其挣来了第一桶金,也很快让诺仕达在地产主业发展的风生水起。1992年诺仕达旗下的莱英达商贸大厦开业;1993年,怡心园餐厅开业。随后的南亚风情园、七彩云南、春城财富中心、庆沣祥茶业、南亚风情·第壹城、七彩云南第壹城、七彩云南古滇王国,诺仕达一个又一个地产项目开盘上市。

南亚风情第壹城

凭借这些产业,早在2015年,任怀灿就以20亿元身家进入“胡润百富榜”,居云南第14位。

最新中指研究院数据,诺仕达2020年以41亿元的销售额跻身云南省房企20强,更是本土房企第4强。

仁怀灿

然而,这位常以家国情怀出声的企业家,却在发家致富后早早申办了海外永久居住身份。公开信息显示,任怀灿与其子任剑峥均持有加拿大绿卡,其女任剑媚则持有美国绿卡,父与子、女3人都拥有境外国家永久居留权。

信息来源:中国证监会网站

楼市资本论认为,拥有海外绿卡或真是为了业务拓展方便也未可知。不过,除了地产主业涉及滇池生态保护违规,其意欲在资本市场有所突破的茶、珠宝两大业务发展也并不让人省心,特别是这样核心的人员都持有境外绿卡的股权结构很容易发生不当控制的风险。

PART

03

滇池别墅事件或致仁怀灿三驾马车告急

地产、茶叶、珠宝可以说是仁怀灿家族产业的三驾马车,然而彼时互相协同支撑的业务板块,如今或在地产主业遭遇重大变故的影响下,整体面临发展困境。

1、第一驾马车:侵占滇池生态保护区,逾百亿投资或打水漂

诺仕达这次被点名通报,并被政府部门开始拆迁的别墅项目名称为七彩云南古滇名城。

事实上,在七彩云南这个品牌麾下,不仅仅有地产,还包括茶叶、珠宝、餐饮、商贸等。某种意义上,七彩云南就是任怀灿家族的一个筐,差不多什么都能往里装。

而此次被拆项目只是占地1.2万亩、投资逾1000亿的古滇名城项目的组成部分之一。公开资料,截至2020年下半年,目前古滇名城已完成投资约202亿元。

业内猜测,先后侵占二级保护区的604栋别墅估计都要拆除,涉及建筑体量50.5万方,按第三方数据1.3万元/㎡计算,总价值65.65亿元,考虑到对已售项目的赔偿及景区重建等,总涉及资金或达百亿。诺仕达

作为开发商,自然是第一责任方。

2、第二驾马车:七彩云南遭遇“炒茶”风波,1190万应收款坏账

以茶叶种植、加工和销售为主的昆明七彩云南庆沣祥茶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彩云南”)于2015年12月挂牌新三板,股票代码835024,成为任怀灿家族资本运营的旗舰。天眼查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即是仁怀灿、仁剑媚和仁剑峥三人,分别持股42.11%、11.4%和6.59%,合计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3.36%。

挂牌后的财务数据显示,净利润连续3年下滑,从2014年度约6472万元,到最2017年度仅约3666万元,这与其号称普洱第一股的光环并不匹配。

此外,七彩云南还一直深陷“炒茶”传闻。今年4月6日,七彩云南与保定市福禄仓商贸有限公司(简称“保定福禄仓”)合同纠纷案首次执行,福禄仓被执行1190.94万元。

据七彩云南2017年年报,保定福禄仓曾为其第四大客户,当年销售金额288.85万元。同年,七彩云南对保定福禄仓的应收账款为1274.59万元。然而,到2018年年中,七彩云南对保定福禄仓的应收账款仍为1274.59万元,与2017年底相同。据此推测,今年4月保定福禄仓被执行1190.94万元,或与此有关。

另有媒体报道,保定福禄仓已经因为炒茶“爆仓”破产。保定福禄仓曾推出过一种“炒茶”销售模式:客户购买茶叶后,只将部分茶叶送抵客户手中,剩下的作为客户投资,每年付给客户20%的利息,试图将茶叶“证券化”。对比当年不到300万元的销售额,可见七彩云南对保定福禄仓实付金额给与了极大的宽松度,也难怪出现两者共同“炒茶”的传闻。

2019年2月,七彩云南主动从新三板摘牌,并于2019年5月24日 ,向云南证监局报送七彩云南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情况备案。不过此后,七彩云南上市的相关信息一直没有更新。

楼市资本论认为,千万营收账款追回渺茫的当下,又牵涉地产主业别墅被拆,其A股上市之路,可望而不可即。

3、第三驾马车:一件价值近3亿,七彩云南翡翠独木难支

茶叶之外,仁怀灿还喜欢“赌石”,这也让以翡翠为主的珠宝产业成为其财富帝国的第三驾马车。

2004年夏天,任怀灿斥巨资6000万,从缅甸“赌”回一块1.26吨的毛石。仁怀灿的这次出手,体积之大和价格之高,在翡翠业同行中引起了震动。

随着一大片翠绿和翡红色从被解开的毛石中呈现,这块翡翠料的价值翻了两番。巨额利润之外,也让拥有“七彩云南翡翠”品牌的仁怀灿中国玉石珠宝协会会长的名头更响了。据报道,舞蹈家杨丽萍就曾佩戴过七彩云南一件价值3亿的“绝代风华”翡翠首饰。

佩戴七彩云南翡翠的杨丽萍及任怀灿与杨丽萍合影

楼市资本论认为,云南最出名的文旅、茶叶以及玉石特产,仁怀灿家族可谓是全部染指,然而在当前地产和茶叶均遭遇困境的形势下,能卖出天价的珠宝业务也很难再撑起“七彩云南”的一片天。

最后,楼市资本论想说,七彩古滇名城别墅被拆,引起了社会各界关注,也给很多文旅开发商敲响警钟,生态保护红线内的土地不能拿,更给众多居家置业的购房人以警示,生态保护红线内的房屋不能买,否则很容易砸到自己手里。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


Warning: sprintf(): Too few arguments in /www/wwwroot/sdzLjd.cn/wp-content/themes/lolimeow-master/modules/fun-article.php on line 33